赌球网 > 工程案例 >

改造地块内流动人口较多

时间:2018-08-29 13:2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旧区改造涉及民生改善和历史文脉传承保护,关系社会经济发展和城市安全,历来是上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的重点工作。长期以来,上海积极探索和实施了符合当时历史条件下的“留改拆”操作模式、政策措施,对于改善居民住房条件,提升城市形象和功能、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上海旧区和旧住房改造历经三个阶段。前两个阶段以“大动迁”和“大拆迁”为主,新一轮从“拆改留并举、以拆为主”转到“留改拆并举、以保留保护为主”。上海的特色建筑例如小里弄、石库门和老弄堂等,传承城市记忆,是上海文化的重要载体。应留的必须留,作为“留改拆”工作底线,必须保留保护好历史风貌,保留保护好城市肌理、街坊肌理和历史建筑。
  目前,保留城市文脉主要通过两种模式:第一种模式称为“留房留人”。例如虹口区“春阳里”保存原有房屋加以修缮,将居民临时安置,改造完成后再迁回原址。记者在现场看到,如今春阳里一期已经完成改造,外墙保留老虎窗、红砖外墙等细节并修复原有纹路,走进屋内,坡度明显提升,每户人家增设独立卫生间和厨房,平均增加面积3.5平方米。
  “春阳里”是上海首例保留建筑外立面并对建筑内部实施整体改造的项目
  “春阳里”中,每家每户都新增厨房和独立卫生间
  黄浦区“承兴里”是上百年的石库门建筑,首次尝试“抽户”改造居住密度较高的老旧房屋。“抽户”是“留房留人”的创新模式,部分居民通过解除租赁关系方式搬离“承兴里”,降低居住密度,释放充足空间面积满足改造需要。
  另一种模式称为“人走房留”,例如黄浦区“福佑”地块,征收后成片保留历史肌理和风貌,并将原有居民住宅改造为商业开发和公共空间。黄浦区建设和管理委员会建设科相关负责人介绍,未来将在福佑地块周边构建慢行系统,开辟公共绿地,原有的老城厢将“变身”连接新天地商务区和外滩金融区的桥梁。
  “福佑”地块保留了大量上海老城厢的建筑细节
  虹口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副局长杨韬介绍,如今上海正在探索旧住房改造后如何持续管理和运营。改造地块内流动人口较多,在“春阳里”二期已启动“代理经租”试点,引入专业企业规范租赁行为。
  “该改的全力改”
  如厕,是百姓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但由于历史原因,上海目前还有大量的手拎马桶集中于中心城区。据统计,全市共有33万户卫生设施短缺,其中没有卫生设施的17.8万户。上海市房屋管理局更新处副处长陈伟东介绍,到2020年,上海将完成老旧住房综合改造3000万平方米。该改的全力改,聚焦居民卫生设施短缺和老旧住房加装电梯等“急难愁”问题。
  目前,上海还有一定数量的手拎马桶
  上海老旧住房改造主要分为四种模式,因地制宜实施具体方案。针对直管公房为主的各类里弄房屋,按“确保结构安全、完善基本功能、传承历史风貌、提升居住环境”原则,重点改造厨、卫设施,更新房屋结构、屋面、墙面、给排水等各类基础设施设备。
  对于多家卫生设施共用的不成套住宅,采取楼层加高、改扩建、内部格局调整三种改造模式。楼层加高和改扩建俗称“长高”和“长胖”,根据老旧住宅现有情况,决定横向或纵向增设空间,容纳新建的独立卫生间、厨房等设施。内部格局调整则是在整体空间不变动前提下,通过内部微调,提升基础设施水平。
  部分老旧工房已无修缮价值,需要采取更彻底的“拆除重建”,完善房屋成套使用功能。例如静安区“彭三小区”四期工程,在原有土地上拆除老旧住房,重建新房后,将原有居民迁回旧址,共涉及居民800户。每户增设阳台、卫生间和厨房,房屋性质也由原有的公房调整为产权房,可以自由交易。
  老旧住房综合改造不能局限于住宅内部,外部小区配套建设也要跟进,实现“内外兼修”。修缮房屋本体的同时,加强房屋安全隐患处置、二次供水改造、小区架空线落地、截污纳管、道路整修、绿化补种和优化、下水管道翻排、完善小区公建配套设施等工作,按照“便民、利民、少扰民”原则,切实改善居住条件。静安区房屋管理局副局长林巍介绍,在“彭三小区“整体”改造中,在住宅小区内增设停车库、绿化带等公共设施,房屋外立面也大幅修缮,营造让所有居民和谐生活的“美丽家园”。
  提起上海本地老房子,大多数人都会想到石库门。有研究者提出,石库门是十九世纪中叶上海开埠后渐渐形成的,而至少有三四百年历史的“绞圈房”是石库门的源头。28日,上海市政协部分委员赴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合庆镇实地考察绞圈房保护工作并展开座谈。
  当天,上海市政协常委、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马建勋称,上海市政协正在研究绞圈房的保护价值,计划建议提请政府部门做一次普查。
  绞圈房,顾名思义,绞圈而建,左右对称,它的居中大门是上海人熟悉的“墙门间”,左右依照财力和子孙多少各造一到三间正屋。宽敞的庭心又称天井,面积约为“墙门间”的一倍,用于洗晒衣被,晾晒果蔬。庭心两侧各有小客堂一间,前后厢房两间。穿过庭心则是大客堂,左右也各有三间正屋。这样绞圈而建的房子,坚固扎实;这样团团而居的生活,有利于互相守望,防盗防窃。
  史料显示,上海市区和郊区都存在过“绞圈房”,它曾是代表性的上海民居。但近年来,随着城市化进程,这样的老房子由于种种原因,在快速的消失。
  位于上海浦东周浦镇旗杆村的顾家老宅,是目前上海保留较为完好的绞圈房。老宅于1830年左右开建,历时十几年完工,共有28间,房屋占地两亩多。2017年,顾家老宅被上海浦东新区列为文物保护点,但是还有一些老宅却未被纳入保护范围。
  一位顾姓老人说,祖上数代都居住于顾家老宅,目前老宅仍居住有顾家后人。上世纪30年代出生的这位老人记得,小时候周边还有几处类似的绞圈房,但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为了盖新房子,都拆了,很可惜。
  在日前举办的上海科技论坛暨上海市建筑学会六十五周年系列学术讲座上,有石库门研究专家提出,石库门是从最早的汉民居合院建筑到江南传统民居再到绞圈房演变而来的,保护石库门,更要保护本土绞圈房。 “当拆的加快拆”
  “保留保护”成为新一轮旧区改造主旋律后,城市更新的步伐不会因此放缓节奏。既要加大历史风貌保护力度,又要加快推进旧区改造,历史风貌保护是前提,是重中之重,加快旧区改造是现实需要、迫切需要,两者相互交织、不可偏废。当拆的加快拆,对不涉及风貌保护的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将按既有政策机制继续拆除,尽力而为,能快则快。
  例如杨浦区方子桥地块,西至长浜路,北至周家嘴路,狭长街道上大门洞开,私房占90%以上。杨浦区旧区改造指挥部业务部部长郁斌告诉记者,4至5年后杨浦滨江岸线的功能布局逐渐完成,杨树浦路以南地区的承接功能将逐步凸显,通过加快拆除无保留要求的私房,将加快土地功能转换,利于发挥土地集中成片综合效益。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